飘来飘去,就这么飘来飘去

Oct 12, 2019

Master of the future

羅大佑 - 未来的主人翁

读了phd之后我一头扎进论文与代码中,整日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完成老板的任务,渐渐养成了很不健康的生活习惯,晚上三四点才睡觉,睡到早上九点十点又起来干活。美国的生活与瑞典不同,没有那种均匀分布的超市,在美国想省钱最好的办法就是隔一两周去Costco买一大堆东西回来,于是我的生活就是,每周七天都在干活,周末找一个下午去一次超市,买上一车的东西然后吃上一两周。来了一年了,也没投入过什么娱乐活动,生活非常贫瘠,时常回忆起在瑞典在欧洲的日子,自由又轻松,这种时候就看看头上的天空困惑着,我们真的是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吗?经常很想回欧洲看看,但是无奈美国的签证已经到期,重新签证的风险太高,新来的学弟被check了99天才拿到签证,我只能叹一口气,并且觉得自己失去了翅膀,生活太过无聊。

有一天我对我本科的老师说,phd对我来说是个牢笼,到期的签证就是牢笼上的天花板,我们这一代人为了学到更好的知识,过上更好的生活,不得不漂洋过海,来到遥远的地方,却仍不知道应该在何处安放自己。这让我想起我在罗马碰到的两兄弟,我是如此羡慕他们,他们生在罗马,长在罗马,在罗马上了小学,中学,大学,在罗马读着phd… 曾经我觉得在这世界上飘来飘去很有趣,可以看遍这世界的角角落落,可是现在我才意识到,一个人总有飘累的时候,飘累的时候人应该回家吧,可是我的家在哪里呢?我发现我找不到安放我灵魂的地方。

以前我总是兴致勃勃地想,我要去世界上的很多很多地方,慢慢看慢慢体会,直到找到一个适合我的地方,然后停留在那里,又或者满地球的流浪。老师说我是成熟了,我不知道,我觉得我只是累了,读phd并没有带给我快乐,反而使我陷入了深深的疲惫以及自我怀疑。想到在瑞典的时候,我跟导师说我准备去美国读书了,他问我,你以后打算回国(中国)吗?我说怎么可能回去,你没听说吗,我们的president都变成emperor了。他只是说,哦那其实并不重要。那时候的我并不能理解,就像我并不理解他一个美国top15出来的phd为何会来到这个瑞典的本地学校当lecturer,后来我才明白他没说出口的句子应该是,只要你觉得那个地方合适,你就留下来好好生活吧。看看他的履历,印度到美国到英国到瑞典,一路走来,其实我们都是这世界上不安的灵魂,我们并没有那么幸运,出生在属于自己的罗马,我们在这世界上飘来飘去,都想要寻找属于自己的一个天地。

飘来飘去,就这么飘来飘去。

(The End)

[Return to the homepag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