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欧洲的几次旅行

Jul 2, 2018

travel in europe

1. 巴黎

巴黎给我的印象就是很美,宁静又喧嚣的,古朴的美。除此之外,还感觉巴黎的地铁太过复杂,就好像一段写满了temporary hacking的代码,再就是巴黎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中文,以及法国人真的很不喜欢用英语,每次去饭店点个菜都发现菜单是全法语的,点菜困难。我去了几个著名的地方打了卡,巴黎圣母院,卢浮宫,埃菲尔铁塔,等等。

paris paris paris paris

走的那天在地铁上碰到一个法国女生,聊了一会发现她会好几句中文,真是厉害。她对我只在巴黎呆两天且没吃马卡龙的行为表示强烈抗议,我想了下,出门之前貌似是没怎么做功课,一般就随便走进一家看得顺眼的饭店就吃了,万幸的是貌似都挺好吃的。

当天晚上我离开巴黎前往布鲁塞尔,离开之前刚吃了一大块liver撑得要死,结果一上火车,乘务员又开始准备吃的了。这时候我才发现为什么这张巴黎到布鲁塞尔的车票这么贵,要50欧+,虽然很撑,我还是把火车上的食物都吃完了,因为真的很好吃。

2. 布鲁塞尔

布鲁塞尔是个很小很精致的城市,就像比利时的其他城市一样,我并不是非常喜欢,因为建筑物之间的距离太近了,显得有些压抑。我刚到比利时的时候,就在公车上碰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奶奶和她的孙子,她说她去过中国,包括北京,台湾。我们聊了一会乱七八糟的事,她告诉我在布鲁塞尔一定要注意安全,特别是在这样的深夜里(我总是深夜里到达一个城市…),她说“I am not trying to scare you, but they can be very violent”,她还跟我说坐在车上不要把自己的包放下来,我看了下她,发现她真的上了车还背着包的。

布鲁塞尔吃的东西还不错,包括薯条,海鲜,巧克力以及华夫饼。

brussel waffle brussel seafood brussel seafood

晚上在布鲁塞尔去阿姆斯特丹的火车上,对面坐了一个学business的比利时人,David,他说他打算做一个可以追踪各种演唱会音乐会信息的App。我问他怎么做冷启动,他说他已经拉到了很多酒吧的投资,到时候可以通过酒吧来推销他的App。说着他就打开了他的ppt给我看,然后我突然发现他就是鲁汶大学的大四学生,作为一个刚被鲁汶拒了没几天的人,我感到有点尴尬,我们就顺便聊了一会关于鲁汶大学的事。他跟我说,他缺个程序员,问我写过App没,我说我就写过个Android App,他就想叫我跟他一起创业,说他现在有几万欧的启动资金,想让我去当主程。我很怂地说我需要先完成我的Master Degree,他的反应大概就是,come on…

我发现我遇到的好多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确实挺少的,我跟David聊了很多中国的东西,比如中国的现状,文革,计划生育,GFW,我们如何在Big Brother的Watching之下无所遁形之类的,他就一直说This is crazy,其实我觉得很多事何止crazy,简直就是creepy了。

他也给我介绍了一个有趣的活动,叫做urbex,全名应该叫Urban exploration,主要目的是探索各种人造建筑,比如下水道,地下墓穴,隧道等。David说比利时有很多废弃的城堡,他最喜欢和他女朋友一起去探索那些城堡了,他说他是带着respect去探索的,并不会去改变城堡原有的样子。当然有时候这种exploration也会带来危险,比如他说他会在废弃城堡里见到吸毒的人,他们毫无respect,经常会破坏城堡,也有可能在毒品的作用下发狂从而伤害别人;比如说他也会去探索废弃的化工厂,但是去之前需要做很多的功课,去的时候一定要戴上防毒面具,不然的话很容易中毒。

我们也分享了很多我们喜欢看的剧,比如South Park。他还喜欢看Rick and Morty,海贼王,King of the hill之类的,甚至还掏出一件写着中文的“一家之主”的套头衫给我看。听了他的推荐,现在不知不觉我也看King of the hill看到第九季了 :)

David貌似是去海牙看他的女朋友,而我则要一直坐到阿姆斯特丹。

3. 阿姆斯特丹

阿姆斯特丹真的很自由很美好。我到达阿姆斯特丹的时候是晚上11点,一推开Hostel的门就看到5个法国人在喝酒抽大麻,最大的92年生的,最小的97年。他们看到我很开心,请我一起喝伏特加和另一种酒,当然还有请我抽大麻。我们分享了很多事,主要是音乐上的,他们给我推荐了好多法国的本地歌手(尽管我都不认识),我们一起讨论共同喜欢的摇滚乐队,Pink Floyd, Halestorm, Guns N’ Roses, AC/DC之类。当然我们还都很喜欢Star Wars,那段时间正好是The Last Jedi上映的时候,其中有个法国人打扮得就很Jedi,他戴上帽子就很像一个真正的Jedi。后来我又被拉去了酒吧,准确地说是Coffee Shop,就是合法卖大麻的地方。那是晚上12点,阿姆斯特丹的Coffee Shop异常拥挤,我们在一家外面等了20分钟,放弃,然后在另一家门口等了10分钟,终于让我们进去了。我们在里面一起喝啤酒也喝龙舌兰,我第一次学到喝龙舌兰的正确姿势,原来需要配上盐和柠檬。Coffee Shop里挤满了人,当听到有人在唱Sweet Child O’ Mine的时候,我们都沸腾了,果然音乐是没有国界的,那真的是一个让我,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依然万分感动的瞬间。喝多了之后,并不知道是大麻还是酒精的作用,我觉得我开始漂浮,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个法国人跟我说他喜欢男人,我表示非常理解,我也确实觉得男人和男人呆在一起是很有趣的一件事。半夜三点多,我觉得我快醉了,就打算离开,我跟每个人拥抱说再见,然后我就走回了Hostel,一路上我看到阿姆斯特丹依然充满活力充满生机,大批的人依然在活跃在这个城市的夜里,这让我感觉非常美好。

第二天早上起来,大家都没醒,但是我得起来准备退房了,逛一逛阿姆斯特丹(阿姆斯特丹有很多很可爱的博物馆),然后晚上又要准备奔赴德国汉堡了。我想了想,写了张纸条向我的法国朋友们告别,我知道他们一定能看到这张纸条,因为我把这张纸条压在了那瓶没喝完的伏特加的下面 :D

farewell
请原谅我糟糕的handwriting

4. 汉堡

我在汉堡住了两三天,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又回到荷兰的恩斯赫德去了,因为那时候我刚被University of Twente录取,想过去看一下,而这个学校正好在荷兰与德国的边境上。我对汉堡的印象并不是很深,就记得我去的时候基本都是阴天下雨,不过德国的啤酒和食物深得我心。记得比较清楚的一件事是,我在汉堡闯红灯,侧面有辆车开过来,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,我只好很快速而又狼狈地跑到对面。这与荷兰瑞典就大不相同,荷兰瑞典的司机一定不会这么干。有好多次,我一个人站着等红灯,司机直接就停下来让我先走了,我第一次碰到这个情况的时候简直一脸懵逼。感觉这是不是跟传说中的“德国人特别遵守规则”有关系,鉴于我遇到的例子太少,也许这只是我的脑子里的prototype吧。

后来看了一部德国电影,The lives of others(中文名愚蠢地翻译为窃听风暴),又对德国有了新的认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汉堡到哥本哈根的火车很有趣,是一截很短的火车,开着开着就开到船肚子里去了,然后我们就下车到船上,该吃饭的吃饭,休息的休息,等船开到对岸了,我们再回到火车上,直到开到终点。

hamburger to copenhagen hamburger to copenhagen

5. 卑尔根 & 奥斯陆

挪威从一开始就惊艳到我了,从飞机上往下看,可以看到白雪皑皑的峡湾,就像大地起伏的皱纹,那个时候,真的会感觉心灵很宁静,而且在心中升起一股对自然的敬畏。

fjord in Norway

卑尔根是个很美丽很美丽的城市,美中不足的是卑尔根每年下雨的日子往往接近300天,有“欧洲西雅图”之称,而人们无法在雨天领略卑尔根全部的美。

view in Bergen view in Bergen view in Bergen

刚到卑尔根的时候,我准备去一家当地比较著名的餐厅吃午饭,到了之后发现那里已经没有座位了,于是就跟一个印度朋友,Pankaj,坐在一起聊了起来。Pankaj说他是来哥本哈根参加一个Docker的conference,结束之后顺便来挪威玩的,他说他在印度某high frequency trading工作,我一听他是搞IT的,就开始跟他聊了一些业界的事。他来挪威是参加了一个叫做Norway in a nutshell的项目,这个项目很棒,会带他去看挪威最美的峡湾,去划独木舟,去探险去泡温泉等等。他说他其实还有个朋友跟他一起来开会的,可是他朋友是个素食主义者,所以就不愿意和他一起来吃饭,他朋友去海洋公园看动物去了 :D 那天下雨,整个卑尔根都雾蒙蒙的,我和Pankaj在城里漫无目的地闲逛。卑尔根真的是个小城,就这样随便走走,我们已经逛完了大部分的卑尔根,包括鱼市,卑尔根古城,布吕根码头以及各个教堂。虽然是小雨,但是在小雨下淋几个小时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,后来我们选择去喝咖啡暖一下,喝着喝着,Pankaj的朋友也过来了,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跟一个素食主义者相处。他并没有显得跟我们有什么不一样,喝完咖啡之后,我和Pankaj在他面前若无其事地啃着鹿肉香肠,他也并没有什么反应,甚至还走到M记里买了一个素食汉堡。傍晚我们在某个广场分别,Pankaj和他的朋友第二天要去斯塔万格(Stavanger),而我则要留在卑尔根,希望他们一切都好。

我很幸运,第二天卑尔根的天气是个大晴天,晴天的卑尔根真的很美,我一个人在漫无目的地走着,走累了就随便坐一会,有时候在观察这里的人是如何生活的,有时候在观察远方清澈的群山,有时候只是单纯地看鸟,喂鸟。

view in Bergen view in Bergen view in Bergen

去卑尔根不得不去的就是弗洛伊恩山,风景很美,并不是很高,大约40分钟可以到山顶,也可以选择坐索道上下山。在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卑尔根,还可以看到北大西洋上的船缓缓开过。

Fløyen, Bergen, Norway

晚上11点我要坐夜车去奥斯陆,快要夏天了,北欧的白天已经变得很长很长了,一直到晚上11点,天也没有完全黑,我一直静静地坐在湖边,享受这挪威的阳光。后来我有点后悔坐了夜车去奥斯陆,因为我突然发现,在挪威,沿途的风光是如此不同,我应该白天坐火车的,这样我就可以欣赏更多挪威的风景了。

到了奥斯陆之后,才发现为什么说卑尔根的人都会自称来自卑尔根而不是挪威 XD 因为跟卑尔根比起来,奥斯陆真的逊了好多筹。个人主观感觉就是奥斯陆好土,而且几乎每走500m就会看到一个乞讨的难民,让人感觉有些不自在。我对奥斯陆仅有的回忆就是,我在奥斯陆拍了一张魔幻的照片,我总觉得这是人类败给AI之后的,荒芜的世界,让我感到很压抑。

Oslo, Norway

就好像是The Matrix里的世界,让我有种驾驶着Nebuchadnezzar冲破这些乌云直到看见太阳的冲动。

Nebuchadnezzar above the black sky

值得一提的是挪威的食物,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吃M记的汉堡,一方面是因为挪威的食物太贵了,另一方面是因为挪威的食物有些真的欣赏不了,不过在卑尔根吃的鱼汉堡还是很让我怀念的。

6. 罗马

罗马是我去过最喜欢的城市,没有之一。雄伟壮观的万神殿与斗兽场自不必说,更让我沉醉的是罗马的艺术氛围,古老的教堂和随处可见的街头艺人。其厚重的历史无处不在,比如说罗马居然没有地铁,为什么呢,因为每次一开挖的时候就会挖到各种各样的遗址,导致施工无法继续进行。罗马的食物也很诱人,披萨,冰淇淋,提拉米苏…

Roma, Italy Roma, Italy Roma, Italy Roma, Italy

去罗马的时候我选择了Airbnb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住在hostel里,因为像我这样不太主动开口说话的人,住在hostel里也很少遇到会一起说很多话的人,而房东则不一样,至少我可以跟本地人交流一些话题。我的房东,Alberto,是一个罗马人,还是本科生,在罗马大学读生物,他和他哥哥Dario住在一起,Dario是罗马大学的物理phd,看到他们两个之后,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觉得,有兄弟姐妹真的是一件好事,sigh。我们一起谈论了很多有意思的事:

(The End)

[Return to the homepage]